爱不释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迷途知返 > 正文内容

那些军训的日子作文

来源:爱不释手网   时间: 2019-04-01

   如果说人生是一本最有内涵的书,那么军训必然是其中最美丽的篇章;如果说人生是一段旅程,那么军训必然是必不可少的风景;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舞台剧,那么军训必然是最精彩纷呈的一幕;如果说人生是一篇乐谱,那么军训必然是其中跌宕起伏的旋律本文是小编精心编辑的那些军训的日子,希望能帮助到你!

  如果说人生是一本最有内涵的书,那么军训必然是其中最美丽的篇章;如果说人生是一段旅程,那么军训必然是必不可少的风景;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舞台剧,那么军训必然是最精彩纷呈的一幕;如果说人生是一篇乐谱,那么军训必然是其中跌宕起伏的旋律……

  今天,我们踏着温暖的阳光,怀着好奇的心,从学校出发去农科所参加军训。

  刚一下车,未来得及稍作休息,便开始训练。带我们的教官姓李,黝黑的皮肤和眉目间的严肃,依稀可以看出他当年的飒爽英姿。接下来的五天,便由他带领我们开展各项训练。

  “立正”李教官说道。“正步”“起”我们听到了李教官的命令,立即合并双脚,迈出正步。“脚抬高点喽,你又不是小老头小老太太。”我们听后人群一阵哄笑,因为单脚站立,一笑,整个队伍东倒西歪的。“笑完就立刻站好。脚抬高。”李教官无奈道。我们闻令,立即将脚抬高,站定。李教官拿着一根棍子,“脚抬好了,我看见不合格的就敲啦!”我们都担心教官会敲到自己,所以立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李教官走到跟前的时候,胸口就像有只小鹿在“怦怦”乱撞;走到别人面前的时候,心里像有一块大石轰然落地;当教官拿棍子敲别人的时候,心里一阵幸灾乐祸。

  我用力蹬直角脚,尽量抬高。可是教官的棍子还是落到了我的脚上。我在心里暗暗窃笑,因为教官打的轻,并不觉痛。

  没站多久,天空就开始飘起了小雨。“都快点坐回椅子上休息,免得待会淋雨感冒了。再不回去就罚做下蹲。”于是我们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呼雀跃地回到了位置上。“哎呦,怎么穿得这么少,里面就不会多多添件衣服吗?你们真是笨得无怨无悔呀!”说罢,教官未等雨停便拿起扫帚去石地上扫癫痫病医院哪些好积水。

  雨停了,我们又重新开始练习正步。

  “谢谢教官。”我们集体说道。

  李教官颇为欣慰地说:“孩子们,光是嘴甜没用的,要用行动去证明。”

  “正步。”李教官下令。

  我们纷纷并拢脚尖,“起。”,我们纷纷将左脚伸前抬高,离地面有三十五公分。

  “好,我数一二三,就把脚放下。”

  “一”“二”“三”

  “啪”每个人的左脚纷纷落地,右脚脚尖点地。整齐的落脚声,让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团体的荣誉感,在每次共同达到目标后心里一阵喜悦。

  “我再数一二三你们就换右脚,然后我数一二三就放下。”

  “一”“二”“三”每个人纷纷把右脚抬高伸前,离地面有三十五公分。

  “一”“二”“三”每个人纷纷落地换做脚尖点地。

  “好,不错。现在我们重新踏正步,我不数一二三,你们在心里默数,落地声音一定要整齐有力。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我们异口同声答道。

  “正步。”“起。”

  我们纷纷抬脚,一片安静。分针一点点地挪动着笨拙的步子,我们仍然没把脚放下。

  “如果允许活埋,我现在就挖个坑把你葬了。你们在心里默数,不要等我下口令了。”李教官一脸乌云。

  后来,几经波折,我们终于可以迈出整齐的正步。

  在意料之外,第四天,一直如亲人一般照顾我们的李教官接到紧急命令当晚去了南海。

  天下无不散宴席。既然有来,必定有去;既然有相识,必定有分离。只是李教官一走,心里空荡荡,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可是即使再难过,也应该在明天的会操表演的时候发挥到最好。

  睡意朦胧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起床了!”把还在梦境中的我唤醒。新的一天开始了,心里一阵阵期待:期待今天日子过得快一些,离开家的时间这么长,难儿童癫痫病如何确诊免有些想念;期待我们今天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将军训这段时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因为这是我们在这个基地训练的最后一天。

  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训练。可是大家注意力并不集中,散漫得无法言喻。雷连长问了一句:“你们想李教官吗?如果想,就用行动来告诉我!”我们听后每个人都集中注意力认真训练。

  会操的时候,我们没有一丝懈怠,得到了大家的好评。

  军训,让我学会什么?

  通过迈正步,我懂得了纪律的重要性;通过了每天有规律的作息,我懂得了合理管理时间;通过了各种各样的竞赛,我懂得了团结协作。可我更学会了活在当下,珍惜所有。如果等到失去以后再去追悔错过的美好,早已为时已晚。

  这五天,万分感谢陪着我们的老师教官,因为有你们我们不苦不累;因为有你们我们拥有了很多很多。

  感谢有你们的为伴,纵流过眼泪又如何?

  耳边回荡的依然是嘹亮的军歌,却多了一份对自我的自信;上空依然是火红的朝阳,却多了一份对未来的希望……

  男足国家、国奥队结束了在北京某部的军训。军训没开始媒体就抢着报道,还没结束,又传出情色话题门,天津泰达姜晨成了倒霉蛋。

  这次男足军训据说还比较正规,到底是国家队参加的,不能马马虎虎、走过场。但愿通过这次军训,队员的思想有所提高,能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中间有正确的选择。看中央台的电视报道,看到队员们还是很认真的。由于是运动员,本来身体条件就好,穿上军装显得很有精神。

  在六十年代,军训是常事,而且是重要之事。军训好坏,决定每一个人的政治命运,所以每一个人在军训时都很认真。

  那时国家各级运动队也是军事化管理。我高中时期在市航海模型队,是一个业余运动队。但当寒假暑假集训期间,也是军事化管理。早上准时吹哨起床、集合、跑操,教练训话,然后才早餐和进入一天的活动。因为是学生,晚上是自习做作业时间。到点熄灯睡觉。

  到大学参加过三次军训,每次两个星期以上。

济南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好>  军训时,队列操练是基本训练。立正、稍息、向右看齐、报数、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都是一遍又一遍地训练课目。还有匍匐前进训练,在操场上爬得手掌磨得出血、磨破裤子都是常事。特别是背着步枪时的匍匐前进更吃累,姿势有一点不对,推倒重来。

  那时的军训,我们捞不到穿军装、戴军帽,都穿自己的服装,条件不允许。那时也没有迷彩服,没见战士们穿过。

  有一次,刚下完雨不久,操场上还有水坑。站好队后,突然教官喊口令“就地卧倒”。我们都傻了,前面就是水坑,都没动。教官再一次响起那“无情”的口令,我们只好“扑通、扑通”倒了下去。

  训练结束前的讲评时,教官说,这样做,一是要培养你们不怕苦、不怕脏的精神。二是培养实战能力和,试想,打仗时还能管地上干不干净有没有水?

  军训时也经常步枪射击训练,一般是卧射训练。不但要求姿势正确,“三点一线”得瞄准,枪托要紧抵肩上,扣扳机先扣一半,瞄准后才能扣扳机发射。练习时是空枪。也实弹射击过几次。

  我们还练习过拼刺刀,就是那突刺和后击的几个基本动作。面对面的拼刺刀没有训练过,那太危险。我到现在,那几个动作还能比划比划,保准像模像样。但要实战,恐怕肯定有去无回。

  还经常晚上紧急集合,紧急集合就经常闹笑话,穿错衣服、不系鞋带、背包乱七八糟。

  在行军途中和训练结束都会唱歌。在航海模型运动队那时唱的都和海军有关的,如人民海军向前进,保卫祖国海疆等。在部队军训时唱三大纪律八大注意,打靶归来等。那时谁也不会感到害羞,觉得自己唱得不好,都是尽量扯大嗓门唱,跑调也无所谓。

  部队上都把“臀部”念作“殿部”。要求收腹提臀时,往往说:“把你殿部提起来!”我毕业后到厂里工作时,厂里的复员军人也是念“殿部”,还说部队都这样念。

  军训时,我们和战士们真正打成一片,无话不说。他们也开玩笑,不光在平时,有时在训练时也开。不好听的话也说。有一次一个连长在教我们射击描准时,突然说了一句话:“你们上厕所时也要瞄准吃什么对癫痫病人好呢,别把屎拉在外面!”我们全体哄然大笑。

  最后一次军训是在一个防化学武器部队。选择防化学部队,可能与我们学化工有关。防化学兵要穿橡胶制的防化衣和戴防毒面具。还有一个小黄背包,里面有各种药剂和一个抽气筒,用来检测各种毒气,如芥子气、沙林等糜烂性和神经性毒剂。

  所以那次除了正常的队列训练外,主要是学穿防毒衣,戴防毒面具和学习折叠防毒衣。既要规范,又要快。

  那次训练在夏天,天气很热,没有多长时间,防毒裤子里就能倒出不少汗水。防毒裤是和鞋子连在一起的。全副武装后,人是“全封闭”了,不能让毒气沾身。训练之苦是可以想象的。

  在训练结束前,举行了一次穿衣比赛,五人一组。每人先把准备工作做好,听口令开始比赛。每一个人边上有一战士当裁判和记时,当穿戴完毕举手示意,战士确认合格,停表记录时间。按时间决定名次。

  我在第几组忘了,我记得我左手边上就是现在和我一起分配到青岛的华侨老蔡。

  我穿得很快,很快就穿戴完毕。但要背我那放药品的小黄包时,找不到我的包了。我对那裁判示意我的包不见了,他不懂我的意思,我说话他也听不见。急得我满头是汗,像热锅上蚂蚁,到处乱转。几分钟后我发现老蔡身边有两个背包。我抢了一个赶紧背上,举手示意完毕。虽然我还是那一组第一名,但最终没取得名次。我那个气啊,要不是老蔡把我背包拿走,我肯定第一名!我不服气要求重赛,没有被理睬。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在我的力所能及范围内),那一次第一名应当属于我。虽然那不是奥运会、全运会等比赛,只是自己班上一次军训内部比赛,但我是认真的。那次比赛是在下午举行的,气得我晚饭也没好好吃。回到学校后,好长时间我还耿耿于怀。老蔡当然也被我埋怨得抬不起头来。现在想想也太认真了,何苦呢?

  军训不仅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也培养平时的一些小节。我在学校宿舍里被子迭得整整齐齐,到了企业住单身那些日子里,我的被子也是整整齐齐。这都是军训培养出来的,那时对内务抓得也是很严的,经常检查。

  军训的日子,既苦也耐想。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zdqdh.com  爱不释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